哗哗哗

我一定会,考上庆应大学的。

【帕佩】假的花吐

·真的是假的花吐
·脑洞来自于小时候麻麻叫我不要吃种子
·ooc有

     
“帕洛斯,我好像吐出来了什么东西。”佩利把手递给帕洛斯,只见他的掌心里,静静地躺着一朵黄色的小花。
帕洛斯愣了一下,没有想到这只蠢狗居然会有花吐症。
是喜欢上了谁呢?
“佩利啊……你有特别喜欢的人吗?”
“喜欢是什么?”
帕洛斯轻笑,果然是蠢狗,连喜欢是什么都不知道。
“就是想要一直和他待在一起,连肉都愿意分给他,想每天都和他打架的人。”
帕洛斯感到愉悦无比,他相信自己就是佩利喜欢着的那个人。一想到这里,他的心情就轻快起来。
“也就是说,我喜欢老大?”
帕洛斯的笑容僵在脸上。
“你喜欢雷狮?”
帕洛斯几乎是吼了出来,他不敢相信自己对佩利上下其手、明示暗示了这么久,佩利不仅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意思,还喜欢上了雷狮。

      
    
“老大,佩利说喜欢你。”
帕洛斯靠在门旁,微笑着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。
“哈?你是不是又跟他说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?”雷狮一脸的不以为意,然后被帕洛斯握住了肩膀。
“佩利得了一种病,是一种喜欢上一个人却无法靠近他,思念成疾就会吐花的病,必须得到他喜欢的人的亲吻,不然就会吐花致死。”
“老大,我知道你可能不信,但这次是真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
雷狮和佩利四目相对,双方都下意识地移开了视线。
“对了老大,你叫我过来干什么啊?”
“也没什么事……”雷狮不自然地看向帕洛斯,后者对他做了一个“亲”的口型。
“就是想……亲亲你……”
雷狮的这句话说出口后,空气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中。
佩利率先打破了沉默:“行啊,那老大你就亲吧。”便把脸凑了过来。
雷狮一看佩利的态度,索性心一横,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,也把脸靠了过去。
于是,雷狮就这样亲了佩利的脸。

      
   
“怎么样佩利?还吐花吗?”帕洛斯紧张地在佩利裸着的上半身摸来摸去。
“嗝”一朵黄色的小花打着转悠悠飘到了佩利的手上。
又连打了几个嗝,飘出了更多的花,佩利对着帕洛斯呲了呲牙:“好像没有好。”
“那……你还有其他喜欢的人吗?”
佩利想了许久,终于想了出来:“那应该就是你吧,帕洛斯。”
帕洛斯对着佩利的嘴唇快速地亲了上去。

     
   
看着佩利像小鱼吐泡泡一样一朵一朵地往外吐花的时候,帕洛斯第一次感觉到了比掉发还要让人头疼的事。
“我觉得这花有点像我之前买回来的那包种子的花,不过那种子后来不知道去哪了,”卡米尔仔细端详了一下佩利吐出来的一朵花,做出了一个大胆的推论。
“佩利你是不是吃了我的那包种子?”
“那不是咖啡豆吗?!”佩利把头埋进枕头,阻止那些花再飘落出来,“我以为是咖啡豆就一起吃了。”
卡米尔再次仔细地观察了那朵小花,发现花瓣上带着土壤的碎屑。
“佩利,”卡米尔的声音有些颤抖起来,“你是不是还吃了什么别的东西?比如说……土之类的。”
佩利歪着头想了很久。
“我想起来了,是吃过。”佩利似乎有些不好意思:“卡米尔你之前不是说我们海盗团已经没钱了要吃土了吗,我觉得可能是我吃太多肉才会没钱的,就想提前吃点土适应一下。”
卡:“……”
雷:“……”
帕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
   
“大哥,佩利应该不是得了花吐症,”卡米尔冷静地分析,“是他吃吃下去的种子长在土里开花了。”
雷:“!”
佩:“!”
帕洛斯松了一口气,但随即有些不满起来。没有得花吐也就是说傻狗到现在都不知道喜欢是什么,那他之前的努力不是完全没有成效吗?
“原来吃种子真的会长出来啊。”雷狮若有所思,他吃了这么多烤蔬菜,指不定吃了多少种子。一想到这,雷狮有些紧张起来。

   
   
“可是佩利现在还在吐花,要怎么止啊?”帕洛斯伸手去接花,不一会就接了满手的花。
“……要不去买瓶除草剂给他喝吧。”卡米尔觉得这件事已经超出了自己的认知。
雷狮心想,自己也得赶紧去买一瓶喝了。
帕洛斯无奈地上前拉起佩利,打算去研究一下怎么不让这只傻狗吐花。
“帕洛斯。”佩利小声地叫道。
“干嘛。”帕洛斯没好气地回应,他以为的喜欢,原来都是他想多了,实在让人开心不起来。
“虽然没有花吐症,但我其实也,挺喜欢你的。”
帕洛斯转过头,把佩利按在地上,狠狠地亲了上去。

    
end

直男瑞 x 直男金

·大家都是直男系列
·就是喜欢金无意识地撩女孩子
·男孩子之间微妙的友谊
·金男前设定,可能会ooc吧
·有一点金凯

“诶,金你等等!”
金循声望去,凯莉正倚在门边,冲他勾了勾手。
“凯莉?有事吗?”
凯莉把金拉到一边:“你和那个刚转学过来的格瑞是什么关系啊?他平时都不怎么理人,怎么就和你走得这么近?”
“这个啊,”金摸了摸头,“因为我和格瑞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吧。”
“可是之前没听你提起过他啊?”
“格瑞他几年前搬家了,没有在我们这边上学,我也是这个学期才重新遇见他的。刚见到他的时候我还没认出来,没想到格瑞已经长这么大了啊。”
“我说他这种面瘫优等生怎么会和一个热血笨蛋一起玩……原来你们是发小啊。”
“我哪里笨蛋了……格瑞他虽然看起来比以前更不爱和人说话了,但他人还是很好的。”
金瞄了眼手表,有些慌忙起来:“抱歉凯莉,我和格瑞约好了去食堂吃饭,现在快到时间了,我回来再跟你说好不好?”
“啊……好……”
话音未落,金便风风火火地跑了出去。
“真是个急性子啊。”凯莉懒懒地靠上一旁的桌子,篡紧了手中的粉色信封。

“格瑞!抱歉我来晚了!”金看到坐在位置上等待的格瑞后,赶忙跑过去一屁股坐下,对他露出灿烂的笑容。
格瑞把面前的餐盘推向金,“你的土豆。”
“谢谢格瑞!”
格瑞“嗯”了一声后便不再说话,低头默默地吃饭,空气安静了下来。
为了打破自己与发小之间的尴尬氛围,金决定找一些话题:“之前班上的女生有跟我打听过格瑞。说你虽然长得很帅但是不爱说话,有点让人不知道该如何接近。我跟她说你小时候就是这样,但是人很好呢。”
格瑞:“嗯。”
“啊哈哈哈,”气氛又一次陷入僵局,金试图再次挑起话题,“格瑞你为什么不和大家多说说话呢?感觉你比以前更安静了呢。”
“因为没有那个必要。”
“这,这样啊……”
气氛凝重起来。
“啊对了格瑞!你有没有打过篮球?”
格瑞抬头,淡淡地扫了一眼金:“打过几次。”
“那要不要加入我们的篮球社?我们社最近正在招新!”
格瑞:“好。”
已经料想到格瑞的冷淡反应,金不再在意,兴冲冲地从包里翻出一张纸递给格瑞:“这是报名表,你填完之后交给我就可以了。”

第二天的时候格瑞就交上了报名表,放学的时候金抽空看了一眼,发现表上“为什么想加入篮球社”一栏写着:因为熟人推荐。
还真是格瑞的作风呢……金收好报名表,正打算把表交给社长,却被一旁的凯莉拦住了。
“金,你之前不是和紫堂说好了要一起图书馆帮忙吗。但是他说来找你都遇不上你,让我帮他问问,你还和他一起去帮忙吗?”
看着金恍然大悟的表情,凯莉敢肯定他绝对已经忘了这件事,明明当初是他兴高采烈地非要和紫堂一起去,真是笨蛋的作风啊。
“非常抱歉!因为最近在陪格瑞熟悉学校所以没有想起来!我会去帮忙的!请原谅我!”金猛地鞠了一个躬,抬起头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凯莉,试图得到她的原谅。那个眼神不知为什么,让凯莉不禁想到了小型犬。
她叹了口气: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了,我会帮你和紫堂说的。但是你要记得,下个星期五必须去图书馆报道哦,再不去的话你就要被从志愿者里面除名了。”
“我会记得的!等格瑞熟悉完学校,我们就去找紫堂一起吃饭吧!”
“好好好,真是败给你的白痴了。”

格瑞很顺利地通过了入社考核并且被社长安排进入正式队的时候,金意识到,他的发小如果只是“打过几次”就能被直接选入正式队的话,可能格瑞就是天才了。
“什么嘛格瑞,打得这么好还骗我说才打过几次。”金揶揄地用胳膊撞了撞格瑞,得到的是格瑞扫过的一眼。
“干嘛这么冷淡啊,好歹我现在也算是你的前辈兼发小了,就不能对我笑一下嘛!怎么分开了几年你就更加不理人了。”
“诶格瑞你别走啊!待会还要训练呢!你知道训练的时间吗……”

——几个月后——

“这次友谊赛格瑞你发挥得很不错嘛,我看他们学校那个前锋不爽很久了,你过掉他的时候他那个表情看着实在太爽了!”金用一只手环住了格瑞的脖子,笑着地把他往自己胸前拉。
“你一身汗就别靠过来了,热。”格瑞有些嫌弃地把金的手从自己身上拉下来。
“哈?明明你自己也是一身汗,我都没有嫌弃你!”
“金!”金循着声音望去,发现凯莉正站在球场旁,冲他挥了挥手,示意他过去。
“那我先过去啦,格瑞你去休息一下吧。”金对格瑞摆了摆手,便欢脱地奔向凯莉的方向。
“喏,你的水。”凯莉把水递给金,拿着毛巾给金擦拭脸上滴下来的汗水。
她皱了皱眉,嫌弃地加大了手中的力度:“你怎么出了这么多汗,脏死了。”
“怎么凯莉你也这样啊,这些汗是我努力比赛的象征诶。”
“是是是,你最努力,汗也流得最多。”凯莉指向球场的观众席:“看见没,那些女孩子据说都是你的后援团粉丝。没想到你都能这么受欢迎,真是让本小姐吓了一跳,你这种笨蛋有什么好喜欢的。”
“虽然我也不太了解她们喜欢我什么,”金对凯莉露出了一个金灿灿的笑容,“但是能被这么多优秀的女孩子喜欢,我觉得很幸运。她们能来看我的比赛,我就很开心了。”汗水顺着他的脸颊流到了锁骨处,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光芒,再加上被风吹起的金色发丝,就好像整个人都融入了阳光里一样,看起来温暖而夺目。
凯莉不自在地移开了视线:“看来有这么多女孩子来看你,你很开心嘛。”
“但是凯莉能来我是最开心的!本来我还以为你要忙学生会的事来不了呢,之前组建拉拉队的事也多亏了凯莉,我一直都想让你看看我打篮球的样子,想当面跟你道……”
凯莉手上的毛巾被狠狠甩到了金的脸上,发出不闷不响的声音。
“谁允许你对本小姐说这种话的!这次来找你纯粹是可怜你没有人加油,之前的那个拉拉队也只是因为是……小弟的请求而已!少自作多情了!”
金回过神来扯下盖在脸上的毛巾的时候,凯莉已经跑掉了。
“凯莉怎么又生气了啊……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?”金揉了揉自己被凯莉擦得有些红的脸颊,随即便苦恼起来,“待会去给她道个歉吧,但是我不太擅长安慰女孩子啊……”
格瑞把视线从金和凯莉的方向移开,有些承受不住金身上“bilingbiling”闪烁着的光芒。他感觉那道光似乎随时都会变成小星星砸到他的头上。
“金还真是受女孩子的欢迎啊……”

————
我想被金撩啊!!!

【白黑晴】假装没有翻过车


如果这样还要翻,那可能就是命运了吧。
唉,人世沧桑啊。

链接走评论

【铠陵】假装是一个短篇

【全员向生贺文】想变成的人?

脑洞来自百度上葵的Q&A

虽然是全员向但的确是新的生贺文

可能会ooc

准备好了吗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葵:论刺激程度的话,我会选隼桑吧,想尝试一下传说中的私人飞机呢。而且如果变成隼桑的话,我会不会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?不过这种情况下思想应该还是我自己的吧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隼:哼哼那我要变成始!给自己穿各种各样可爱的衣服!

海:这个绝对不行,对于你来说始是不可选选项

隼:诶好过分……那我就选泪吧~☆

——

泪:被选中了……如果是我的话,我想要变成像郁君那样的男子汉。

郁:诶是吗,忽然被夸了有点害羞啊……我很憧憬海桑那样的气魄呢。

海:哇唔这么快就到我了吗!那我就选夜吧!偶尔也想体验一下没有弟弟妹妹的感觉呢!

夜:诶诶诶!是我吗?!如果要我选的话……那个……我应该会选春桑吧,又温柔又成熟呢。

——

春:哈哈哈,夜选了我吗?那我要选谁呢……驱吧!一直对饥饿儿童组以及驱那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打工干劲很好奇呢。

驱:春桑你这样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接话……其实我也有试过像新桑一样整天懒懒洋洋的什么都不做的!

新:我哪里有整天懒懒洋洋的了……

驱:不过最后还是失败了呢,果然我还是比较喜欢打工!

新:那一定是因为你懒懒洋洋的时候身边没有草莓牛奶吧。

——

新:嗯……嗯,想知道为什么阳家里明明是寺庙阳却这么轻浮。

阳:喂!我哪里轻浮了!而且这跟家里是寺庙没有关系吧!

——

阳:我的话……比较想有一个可爱的妹妹呢w

恋:这是针对吧!这绝对是针对吧!你这个变态到底想对爱做什么啊!!

阳:我也没有想做什么好吗!就是单纯地想体验一下有妹妹照顾的感觉而已啊!

——

恋:我要选的话当然是……嗯……当然是……

恋:啊啊啊啊啊!!!虽然内心有点想体验一下始桑的生活!但不行压力实在太大了啊!!就决定是你了葵桑!!

葵:诶放弃了始桑选择了我吗!

恋:因为虽然是帅哥爆炸派我也有点想体验一下帅哥的生活啊!

——

所以到最后始也没有人选呢w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希望大家喜欢www

第一次发文有点紧张,这个脚本我在几天前就写好了,本来是想再写一篇新的生贺文的,但因为没有时间了所以就把这篇当做新的生贺文吧www_(:3」∠)_

生日快乐~☆